別再做情人

嗯……內文大概是一個很黃的擦邊球……(網球嗎你#

背後注意(?)



↓↓↓↓↓↓發想出處↓↓↓↓↓↓

https://m.gamme.com.tw/1399924

↑↑↑↑這邊也是背後注意↑↑↑↑



然後下收

Read more

夏日。□□與海。(上)

  「~又越過高山呀又越過谷!忍~」

  「韋小吉,呢度冇山亦都冇谷架。」  

  「唏,唱歌之嘛!~忍者身體似飛──」

  「似咩都好,你可唔可以細聲d……」

  一身標準Ka..不,Hawaiian打扮,束起了及肩棕髮的十二少,正坐在船艙的角落低頭揉著太陽穴;引吭高歌的吉祥身後跟著幾個小蘿蔔頭,隨著歌聲奔跑跳碰;剛進門的信一也是成套的花襯衫沙灘褲,他就眼見的情景皺了皺眉,徑直坐到角落那人旁邊:「唔舒服?」

  「嗯。」他順勢靠在來人身上,輕聲應了一句便開始閉目養神。

  早前某娛樂集團的老總抽風說為了犒賞下屬要搞個同樂日,於是一眾真.員工跟真.手下就分別攜家帶眷來享受公司福利。考慮到作父母的可能會惦著照顧小孩而無法放鬆,老總大人自告奮勇將帶孩子的任務包攬上身──然後委任他另一半的首席門生當保父,自己則負責監督──其他人就集團的歸集團一組,社團的歸社團一組活動。

  這天浪有點大,每當經過浪頭時的顛簸都讓十二少胸口作悶,小蘿蔔頭們倒是完全不受影響,依舊嘻嘻哈哈的笑鬧個不停。

  「真係想唔認老都唔得。」他感慨。

  「念祖都就黎有你咁高啦仲好意思唔認老?」他莞爾。

  「舅父呀,你作死還作死唔好連累我吖,唔該。」被喚作念祖的少年酷酷的開口。他一直倚在窗邊,時而拍風景時而看熱鬧,卻冷不防被人拉了下水,連忙撇清關係。

  被這兩甥舅的互動逗樂了,十二少正欲加入戰團,忽地一陣暈眩襲來,讓他臉色刷白地抿著唇直冒冷汗。「……喂,你冇嘢嘛?」方才還在耍酷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湊上前,別扭的語氣中透著關心。

  他想搖頭表示自己無礙,不料一動就止不住地乾嘔,嚇得身旁兩隻又是拍背又是遞水的,好不殷勤。

  「舅舅、哥哥,阿大大做咩事啊?」梳著羊角辮的小姑娘從吉祥身邊踏踏踏的跑過來,拉著念祖的衣角問道。

  「呃……」她哥一時反應不及。

  「冇事冇事,通常d人有咗都係咁。」她舅輕描淡寫。

  「有咗?咩有咗有咗咩呀?有bb?好嘢又有bb陪我玩!」起初沒聽懂的她想明白時表現得萬分雀躍,還飛撲到十二少身上猛蹭他的肚子。

  『陪妳玩?畀妳玩咋呱……』作兄長的暗暗腹誹。

  「bb係咪訓咗覺呀?點解佢唔郁嘅?bb、bb你應吓姐姐啦~~」小丫頭把腦袋靠在十二少肚子上,邊摸邊問道。

  玩脫了的信一表示鴨梨山大,不知該如何打圓場才好,反而是緩過氣來的十二少邊拎開她邊開了口:「妹豬,阿大大頭先係暈船浪唔舒服,咪聽妳舅舅亂講野,我而家冇事喇。」

  「吓……咁即係冇bb啊?」她聞言垮下了肩頭撅起小嘴:「但係媽咪話呢結咗婚咁耐都冇bb遲吓會做高、高……哥哥,媽咪話高咩呀話?」忘詞的陳家小公主馬上轉頭向哥哥求助。

  「高齡產婦?」直腸子的少年習慣性地回應妹妹。

  「咳、嗯。」躺槍無間斷的受害者清了清喉嚨,用無比溫柔的聲線喚到:「陳欣欣,妳想唔想睇花式跳水?」

  被點名的小女孩打了個寒顫──她這位向來和藹可親的長輩每次用這種語氣喊她全名總沒好事──只得連連點頭。

  「陳念祖,自己落去定要我幫你?」反手指指船舷,道上成名多年的人物氣勢不怒而威。

  還未等十二少最後一個字落下,少年已經逃跑似的扒了上衣衝出門跳進海裏,還不忘來個前空翻──到底是自己說錯話,早領罪便早超生。

  「嗱,我、我自己跳得喇唔駛勞煩十二少你大駕呀吓,easy easy,okay?」一邊左顧右盼一邊朝著艙門方向節節後退,信一彷彿能看見十二少的怒火正在他的笑容背後燃燒。

  「K你條命。阿鬼!」也被編進帶小孩組,一直在旁候命的阿鬼聞聲跨前擋住了艙門。「同我扔信一落山。」

  吉祥忍不住插嘴:「阿大你頭先先話完呢度冇山架喎……」

  十二少挑眉:「咁扔落海囉。記得綁實d方便回收唔好污染海洋。」

  「對唔住嘞,信一哥。」這位三朝元老自哥哥年輕時開始在龍城幫效力,現在已是幫中最德高望重的人沒有之一,加上信一某程度上也算是阿鬼帶大的,十二少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讓他動手。

  於是在某人一輪垂死掙扎之後龍城幫船隊的旗艦就多了一條長長的尾巴,拍打著粼粼碧波並不時發出:「啊哈哈哈噗嚕嚕嚕嚕嚕哈哈哈……」的詭異聲音,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未完待續)

寫於二部七十八話之後

  「呀藍老闆你可唔可以解釋吓點解你打骰啲骨場唔做我十二少生意呢吓。」

  「呀十二少你真係識講笑喇,我地打開門口做生意邊會拒絕人既啫?係咪有啲咩誤會乍?」

  「誤會?黎到嗌親啲師傅都雞咁腳走左去,唔通係我開門既方式有問題?」

  「特別既貴賓梗係要特別既服務架啦,有我呢個做老細既親自落場服侍你,疏肝唔疏肝先?」

  「疏你死人頭個肝。一上黎就起勢咁窩我腳板底,明知我腳板底唔掂得咖嘛!」

  「難得見你咁無防備真係忍唔到手,哈哈……喂頂講還講唔好郁手郁腳喎!」

  「郁你咪郁你駛擇日既咩?唔高興搵第個師傅幫我丫。」

  「No way.你叫我點忍受出面啲騎呢蘇用佢哋對手咁鹹濕地摸勻你全身?!」

  「果個係你咋粉皮!仲有!唔好一邊講一邊示範!!」

  「放鬆啲放鬆啲~我都係有來有往啫~」

  「再上少少……嗯,係呢度喇,吖你仲好意思講喎唔係多得你我駛鬼落黎放鬆?」

  「唔落黎響屋企我幫你揼咪一樣……」

  「響屋企容乜易又發展成上次上上次同上上上上次咁?好地地有房唔番係都鍾意書房客廳廚房露台,你真係旨意我幾廿歲人仲陪你癲呀!」

  「咁我呢個場個牌唔包邪骨嘛……」

  「唔係呢個問題呀妖,你條粉餅識唔識聽人話架?」

  「……不過你唔駛擔心我已經關照咗出面啲兄弟一有依郁就call我,冇事嘅!」

  「夠喇。完啦好嘛。畀我走。我要番屋企……」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520賀

  《5月20日 10:28pm 龍城娛樂集團旗下某夜店 》

  作為幫中少數已婚人士之一,且因著經營娛樂場所而對各種節日記念日異常敏感的信一本不該獨自出現在此時此地。

  只怪他家那口子不解風情。

  早已退居幕後甚少親自主持大局,在這等日子偏偏選擇友情客串酒保,邊表演花式調酒邊與客人談笑風生,那笑意卻沒傳進他眼底。

  送走又一輪的客人後長嘆了口氣。他知道架勢堂剛擴張了勢力,正值穩固根基的要緊關頭;也知道伴侶一直堅持回家共進晚餐的習慣,風雨不改。打著即使多忙亦要制造點小浪漫的主意,特意趁這點空檔炮製了愛心蛋包飯──

  誰知對方全沒留意到他這點小心思,三扒兩撥便盡數祭了五臟廟,還嫌棄太酸甚麼的……

  拜託,快有碟子大的一坨蕃茄醬要是不酸才怪了!說起來那麼大的愛心都能給無視掉到底是餓慘了還是遲鈍呢還是遲鈍呢?

  吃飽喝足的某人前腳剛走,信一心有不忿後腳也跟著出了門,於是才有了先前那一幕。

  他的情緒隱藏得多好,手下人只道老大來鎮場子,還有些舞小姐半開玩笑地送他幾句「我愛你」,手上攥著的鈔票卻昭示著這句話有多不希罕。

  手腕翻飛又是一杯美得醉人的調酒,即使酒量過得去,心情不好加上幾種酒混著來,再能喝的人也得投降。

  「藍信一一件,打包拎走吖。」

  聞者慵懶地半抬起眼皮,糾結半天到人尋來了卻又開始拿喬:「只限堂食,冇得外賣啵。」

  「哦?咁番架勢堂食囉。」

  「唔要,都係番屋企好啲。」說罷甩甩車鑰匙就要往外走。

  「飲咁多仲夠薑開車,作死啊你?」一把握住對方拿車匙的手,不由分說地將人一路拖上了自己的機車:「坐穩,咪碌落去。」

  催動油門的同時機車如箭般疾馳而去,信一下意識地收緊環在身前人腰際的手臂,藉著幾分酒意,他鼓足中氣嚷嚷道:「我─有─冇─同─你─講─過─我─愛─你─?」這是明知故問,明知自己從不輕言說愛,即使表明心跡求婚時抑或結婚以來,他也未曾開過哪怕一次口。

  身前的人是經過門生的點撥才特地走這麼一趟,『阿大,信一哥冇表示咩?今日520喎?5-2-0-啊!』串連起對方抽風的舉動,稍為思索便明白了前因後果,這回算來還是自己理虧啊。

  在聽到問話的當下剎停了車子,他帶著兩分無奈三分寵溺的微笑回頭道:

  「冇,惟吾心亦然。」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畫符

  「啪。」

  寫斷了第五支鉛筆,信一揉掉田格紙隨手一扔,沒命中門邊的廢紙簍,卻險些砸中了推門進來的人。

  徑自跨過疏落的紙團陣來到書桌前,十二少放下手裏的湯罐:「樓下珍姑煲嘅豬潤枸杞湯,清肝明目啱晒你。」

  正埋首疾書的人一走神──在他手上犧牲的筆便又多了一根。

  信一懊惱地在帖子與自己的臨摹間來回審視,恢宏大氣的名家書法在他筆下跟鬼畫符沒甚麼兩樣,怎麼繞都繞不出個所以然來。閒著沒事的十二少把字帖順過來翻了翻──「行書硬筆入門?我仲以為係茅山道士入門添,乜咁好興致練字啊?」

  把支票本拍在桌上,信一選擇無視對方的戲謔,以最簡短的方式說明原委:「彈票。」

  「呢一叠都係?」十二少微彎的嘴角與上揚的語氣,顯然是被對方逗樂了。

  「有兩張入到架!」死鴨子嘴硬的信一反駁道。

  ……所以這樣有比較好嗎……「有法子將十個數字寫成咁款,都算係種才能。」雖然數字大寫是複雜了那麼一點,也不至於擠成一團,只能憑外型猜想大概是啥吧?十二少頓時充滿了無力感:「正正經經寫個零至拾嚟睇吓先吖。」

  想著反正都給看光了的信一乾脆破罐子破摔,刷刷刷地寫了一行遞過去:「想笑就笑啦。」

  讓人意外的是,某人不再龍飛鳳舞的字跡出奇的孩子氣──明明每一個筆劃分開來看都有力而認真,合起來卻是說不上的彆扭,更別提組成一列時毫無章法的排佈,看得他大搖其頭:「你小學嗰時啲上大人孔乙己肯定還番晒畀老師。」

  信一聽得一頭霧水:「???咩咩大人呀話?」

  「上大人孔乙己、描紅簿!你係咪響香港讀書架?」

  「描紅……啊你講寫毛筆字嗰啲?求其油到唔見紅色就得架啦!」

  忍不住拿支票本往對方頭上巴了一記:「我記得哥哥響書畫上嘅造詣都唔差,都唔知佢點容忍你呢種不肖門生嘅。」

  「佢日理萬機,邊管得我咁多吖。」被巴的人不以為然倒了碗湯:「細個曳,都仲會打會鬧,到大啲逃學打交佢已經行放任政策,就睇我幾時會瀬野而自動自覺躝番去。

  卒之見過鬼曉怕黑,咪死死地氣番嚟跟佢學渣數囉。

  你知我哋盤生意最緊要唔好畀外人知,手字寫到得自己明仲好添,到家陣要見人就認真頭痕。」

  「難怪你要練字……見你咁有決心,我就指點你一二──金筆拎嚟。

  首先,硬筆書法係用鋼筆寫,而唔係鉛筆。

  第二,入門應該學楷書,行書等你練好咗楷書再講。」十二少將飽受摧殘的字帖送進廢紙簍,示意信一讓座。

  「咁楷書睇落好薯吖嘛……」

  「薯你個頭,未學行先學走。」在田格紙上起了橫、豎、撇、捺、點等的字頭,十二少續道:「第三,練字之前要練好筆劃,大原則係橫平豎直,其他──自己執生。」「吓!?冇架喇!?」「咪儳亂歌柄,聽我講埋先。」

  「第四,平時讀多啲名家嘅帖,或者你響出面見到嘅對聯、招牌都可以參詳一吓──唔好忽略呢一點,死寫爛寫冇用,仲要領略前人點寫,然後化為己用,咁先易有進步。」

  「最後,唔係一味快就寫到行書。」不緊不慢地寫了兩行,正是信一糾纏了良久的千字文:「行筆要分輕重緩急、張弛有度,寫出嚟嘅字至有靈氣。」十二少擱起筆,偏頭問信一:「仲有冇問題?」

  「有!你手字係點練出嚟、練左幾耐?」

  「無他,惟手熟矣。」他故作高深的一笑,就差沒拿把摺扇出來搖兩搖:「往時師父將啲戲單同帖全部都交畀我寫,話晒代表住全個班嘅牌頭喎,幾唔掂都要寫到掂啦。

  言歸正傳,練基礎嘅呢叠筆劃最少每日各寫一張、要速成嘅我另外整多叠數字畀你。家陣最迫切要見人都係開票咋嘛?」「呀、仲有寫情信!」「……咁你都係練多一百年先。」
  
  默默整理好桌面轉身走人,臨出門前就拋下了一句:「聽講用地拖響地下寫都練到,你可以試吓。」

  於是說錯話的某人只得望門興嘆。

  



  然後這是後話。

  據知情人士透露,龍X娛樂集團總裁最近經常對著幾張寫滿字的紙在神經兮兮地傻笑,而該知情人士表示每每看見此情景都很想揍他一頓。

  而這是後話的後話。

  十二少:「地拖練字?一般嚟講係畀進階玩家練嘅,不過見佢拖地拖得咁開心點解要拆穿啫?阿仔甩咁多毛要掃好煩架嘛。」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