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在城寨裏迎來了一個黃梅天。

  周遭濕氣濃重到彷彿能憑空滴出水來的程度,混雜著木頭發霉的氣味和鐵鏽味霸道地佔據了胸腔,讓人有種溺水的錯覺。

  但凡含鐵的物事,皆逃不過被侵蝕的命運,自己這以精鋼鍛造的佩刀鬼切也不例外──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動作熟練地敲掉刀柄、褪下刀鐔,純金屬的刀身在光線照射下泛起一抹妖異的藍,映著零散的鏽斑令人莫名的心寒。

  是飲過多少人的血,才能形成這般深沉的赭紅?

  「鏘──」「鏘──」

  一點一點地磨掉了依附其上的斑駁,卻磨不掉手上染過鮮血的痕跡。

  『鏘──』

  追兵如同附骨之蛆,若要徹底擺脫惟有將之連根拔除。

  「嘶──」

  拭走刀上的舊油,卻拭不走身上的罪孽。

  『噗。』

  毫不猶豫地將刀刃送進敵人的身軀,手起刀落,此處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踏著滿途腥穢一路走來,只知道遵從唯一的鐵則──勝者為王。

  為了活命,為了復仇,鬼切的刀下魂已難計其數。

  指尖上微微一痛拉回了飄遠的思緒,苦笑。

  他竟忘了它每次出鞘定必見血。

  或是四肢、或是首級、或是開膛破肚。

  面對鬼切能全身而退的人不多,那傢伙大抵是第一個──雖然他多少也付出了些代價就是了。

  命運的改變,也許只需要那麼一剎那。

  要不然,自己也不會在這裏停駐罷?

  微瞇起眼來回檢視刀身的損傷,見新添的口子比以前少、說明自己又變強了。

  然而愈是強大,便愈發意識到生命的渺小。

  只要鬼切在手,他就成了主宰他人生死的修羅。

  儘管是非對錯的界限早已模糊,但只要沒觸及他的底線,他亦不願再多造殺業──取了對方一手或一足、奪去其戰鬥能力便足以確保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畢竟,背負著別人的性命還是太沉重了啊。

  為佩刀上了新油,重新裝嵌好;凌空揮舞了幾下,清脆的破空之聲昭示了刀刃的鋒利──這,是他對對手所能給的最大程度的仁慈。

  創口愈整齊,能接回斷肢的成功率就愈大──他知道有人會故意拿生鏽的傢伙上陣,那樣子造成的傷口難以接駁不說,若染上甚麼併發症都能死人──橫豎都是個死,死在戰場上總比死在病床上要痛快吧?他要出手殺人的話,對方多半在感覺到痛楚之前已經咽氣了,不成功決不收費……咦。

  被自己腦海中冒出的廣告詞害得低笑出聲,都怪那傢伙,最近每天都在背一堆亂七八糟的台詞,說是要為集團的廣告錄音。他沒記住是哪項業務,只記得這麼一句,下意識就用了出來。

  他倒好,拍拍屁股卸了幫會的擔子去當上市公司主席,混得那一個叫風生水起,大概他合該是個做生意的料子罷。

  緩緩將鬼切收回刀鞘,歛去了滲人的鋒芒──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衷心希望以後再沒有需要它出鞘的機會。舞刀弄槍總不能過一輩子,沒多久前那個身手鈍化的傢伙才像個破布娃娃般滾回來,這回斷是刀子,誰能保證下回斷的不是脖子呢?

  站起身活動了下筋骨,曾受過重傷的肩膊在梅雨天裏隱隱作痛,還有臉說別人呢,自己這副身子骨怕也開始生鏽了吧。

  ──不過在退下來之前,還得請你多多關照了,伙伴。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稱呼問題

 「舅──舅──」「球……球!」

 「舅~舅~」「扣──啊唔……!」男人試圖表達音調轉折的手指被娃兒一口咬住,雖說那力道不大,他卻不敢用力掙扎,頓時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以眼神向身旁嗑著花生的人求救,對方歎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抱過他腿上的娃兒,單手在粉嘟嘟的雙頰上輕輕一捏──他只施了一分的力,要是像平常般使上八九分勁道,便是成年男子的下巴也會給卸下來──咬得正歡的娃兒不得不鬆了口,露出幾隻小小的門牙。

  拿手帕給懷中的小生物擦了擦嘴,一本正經地告誡道:「污糟野唔好亂食。」才剛被解救的人聞言拉長了臉,無聲地抗議對方在小輩面前損自己;然而對方早已司空見慣,乾脆無視了他。

  男人抗打擊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強,對方的無動於衷讓他果斷放棄了賣萌,只是徘徊在那相處融洽的一大一小身上的眼光充滿各種羨慕嫉妒恨。他教外甥說話的革命尚未成功,便把主意打到了身邊人的頭上:「喂,念祖嗌我就嗌舅舅吖,咁嗌你應該嗌咩呢吓?」

  對方沒好氣的道:「你唔記得咗我同呀洛係咩關係喇?」發問的人一拍額頭,想在稱呼上佔點小便宜也行不通啊……等等,反擊的機會來了:「玉樹臨風嘅十二少都升格做叔叔──吖唔係,你大過呀洛應該叫伯伯先岩呀可~」伯伯跟舅舅相比自然是前者聽起來比較老氣,這下該他扳回一成了吧?

  十二少卻徑自彎下腰在娃兒面前字正腔圓的教他說:「哥──哥──」「……哥!」沒想到一次就成功,他既驚且喜地親親念祖臉頰,又拍拍手讚他好棒,娃兒知道這是在誇自己,咯咯地笑得無比歡快。不著痕跡地彎彎嘴角,十二少轉頭向身邊的低氣壓團喚道:「喂,你都嗌聲哥哥嚟聽下。」信一一下反應不過來,呆呆地應了聲:「啊?」對方的笑意更深,湊上前柔聲勸誘道:「叫哥哥吖~」

  眼前的笑臉讓他憶起那個永遠溫柔敦厚的臉容。他也對年幼的自己說過同樣的話,可自己老惦記著長幼有序,堅持喚他「祖叔叔」;藍男那丫頭倒是爽快,一口一句「哥哥」甜得像摻了蜜似的,自己這正牌的哥哥倒被她喊作「信信」了。

  發現信一在走神,十二少微蹙起眉低聲問他怎麼了?信一便給他說了這段往事。故事中的另一主角藍男泡好牛奶出來時聽見他們的對話,插嘴道這樁事還有個下文;十二少饒有興味地示意她說下去,手上抱著的娃兒交還給她同時亦讓出沙發的位置,坐到了對面。

  藍男也沒賣關子,直接將信一由「祖叔叔」這稱呼改成「哥哥」的緣由給捅了出來──她跟信一都很黏哥哥,兩個小孩一起玩時自然經常提起他,不過信一老道藍男對祖叔叔太沒大沒小、藍男卻說信信把哥哥都喊老了。那天正如常爭執著,信一衝口而出喊錯了一回,雖馬上掩住了嘴也還是給哥哥聽了去──回想著當時的情景,藍男裝出一副很嚴肅的表情道:「哥哥擺出呢個款叫信信講多次,信信佢口都窒埋,但又唔醒水照舊嗌祖叔叔喎,哥哥就唔出聲一路望住佢,直到佢改口叫哥哥先笑番咋~」

  「估唔到你細個又幾得意。」十二少摸摸下巴瞧著信一道。「好聽就得意,難聽咪硬頸囉。」藍男接著道:「好似由嗰時開始,城寨上下就逐漸跟住我哋嗌哥哥,嗌到街知巷聞嚕。」放下奶瓶輕撫兒子的臉,彷彿在他身上能看到故人的影子──給孩子取名叫念祖,為的便是記念他們的祖叔叔。娃兒打了個大大的飽嗝伸手要抱,打斷了藍男的思緒;她見孩子犯睏,便先抱他回房午睡了。

  留在客廳的二人面面相覷了一會,信一忽爾長嗟短歎道:「人哋哥哥兩三吓功夫就收服咗全個城寨,難為我仲停留喺俾人連名帶姓咁嗌既地步啊……」

  心想這傢伙的間歇性抽風又來了,十二少反了個白眼:「好唔滿意咩家陣?」

  「梗係啦!」「咁你想點?」

  「最起碼都要特別啲、與眾不同啲、淨係我哋之間專用嘅~」既然逮著了機會,他趕緊提出自己的要求。

  對方深吸一口氣耐著性子開口:「問你一個問題,我平時嗌你做咩架?」「『喂』同埋『藍信一』囉。」

  「其他人又點嗌你吖。」「唔……信一、信一哥、信信、信仔、大佬、藍生……仲有舅舅?」雖然念祖還未學會正確的發音,好歹也算個稱呼吧。

  「平時啲人點叫我?」「阿大、十二少、十二仔、十二哥之類……?」

  「咁你呢?」「……『喂』、『梁俊義』……」話已說得這麼白,再想不通的可真是白痴了。

  為另一半缺乏安全感的行為有著一絲抱歉:「可以用全名嗌我嘅只有你,而你全名嘅使用權亦只屬於我,咁樣仲唔夠?」對方在他心裏一直是特別的,只是他向來不喜歡把情話掛在嘴邊而已。

  會以全名稱呼的對象要不是全然陌生的人、要不是最親近的人;在這個誰只能都頂著暱稱行走的亂世中,能有人連名帶姓地喚自己又可嘗不是一種福氣呢。

  他以一個緊緊的擁抱回應這近乎表白的發言──有卿如此、於願足矣。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CWHK35後記

很沒創意的標題XD

我有速報我超強(淦


是日感謝草草收留~~整天只發了一本的市我已經看開了\owo/幹喔我寫一本萬利錯了嗎
寫了幾張揮春本來打算硬塞給人誰知迅速出清了XD謝謝不嫌棄XD
黃金萬兩那張被濕紙巾毀了只好自用(?)
幸好有它們不然攤上太空太可怕了wwwww最後弄得像個年宵攤是怎樣wwww
弄好自攤就四出去拜年XD不過大家似乎還在忙著佈置所以不敢打擾太久030
這屆早了開場其實我很睏(....
直到光來相認時也還是雲裏霧裏的不在狀態(...
因為她說沒有調戲到棉棉所以我瞬間決定去現場教學(喂你
沒有現場羞恥play好可惜啊.....(盯)
一齊行場一路吐糟余兒本長氣九城真係好鬼爽皮(唔好問點解又要刪又要大字
沿路遇到好多朋友收糖果收到手軟///抱歉我甚麼都沒準備otz
回到三樓沒多久發現整裝好的辛巴王小松一行人~大家都很帥很歡樂很可愛很NICEEEE/////(因為很重要所以已經說了第三次
之後的有點混亂所以不按時序了xd
爺爺奶奶的風水攤好好坐xdd
下半場才開始忙著四出尋人好像沒怎麼停過~
謝謝lu哥的生存證明!!!!!
被右貓認出是信一不是sanji還來攤打招呼好開心//(sanji又躺槍)
堪堪趕上了勇者特別任務:跟海外組天p xd!!!!這群人跟本是傻的xddddd雖然聽不清楚但也笑死了xdddd
臨收場厚著臉皮請saya帶我去拜訪soul~自從踏入同人界後對於出同人圖上的服裝有點戰戰兢兢的總想著告知一下繪師比較好這樣~然後又係一輪回味當年九城好睇好多既時間(頂
鄰攤的朋友我一直忘了問怎麼稱呼好失敗orzzzzzz聊得很愉快後來才發現是央言提過的kbo鄰居wwww這世界有沒有太小xd?

收場去了淘大晚餐那家餐廳很不錯啊吃得非常滿足//這天雖然很熱很累可是如此的歡樂值了!太值了!同人場因各方好友而美麗!我愛大家!!

♥♥♥戰利品♥♥♥
IMG_8794copy拷貝拷貝
本子才買了3本XDDDDD(還未看
卡片好喜歡啊啊啊啊小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借火萌到仆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難得s起來(?)的學長跟我說原本借火那張打算上色只是忘了′.ω.‵然後說只要我上了色就再給我畫一張′.ω.‵我只好硬著頭皮上了′.ω.‵



送出去的賀年卡來貼一下圖w感覺比聖誕節那批仔細了些(?


IMG拷貝拷貝

屌我畫7左光樹對唔住
女生和服畫得停不了手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先這樣好了?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