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符

  「啪。」

  寫斷了第五支鉛筆,信一揉掉田格紙隨手一扔,沒命中門邊的廢紙簍,卻險些砸中了推門進來的人。

  徑自跨過疏落的紙團陣來到書桌前,十二少放下手裏的湯罐:「樓下珍姑煲嘅豬潤枸杞湯,清肝明目啱晒你。」

  正埋首疾書的人一走神──在他手上犧牲的筆便又多了一根。

  信一懊惱地在帖子與自己的臨摹間來回審視,恢宏大氣的名家書法在他筆下跟鬼畫符沒甚麼兩樣,怎麼繞都繞不出個所以然來。閒著沒事的十二少把字帖順過來翻了翻──「行書硬筆入門?我仲以為係茅山道士入門添,乜咁好興致練字啊?」

  把支票本拍在桌上,信一選擇無視對方的戲謔,以最簡短的方式說明原委:「彈票。」

  「呢一叠都係?」十二少微彎的嘴角與上揚的語氣,顯然是被對方逗樂了。

  「有兩張入到架!」死鴨子嘴硬的信一反駁道。

  ……所以這樣有比較好嗎……「有法子將十個數字寫成咁款,都算係種才能。」雖然數字大寫是複雜了那麼一點,也不至於擠成一團,只能憑外型猜想大概是啥吧?十二少頓時充滿了無力感:「正正經經寫個零至拾嚟睇吓先吖。」

  想著反正都給看光了的信一乾脆破罐子破摔,刷刷刷地寫了一行遞過去:「想笑就笑啦。」

  讓人意外的是,某人不再龍飛鳳舞的字跡出奇的孩子氣──明明每一個筆劃分開來看都有力而認真,合起來卻是說不上的彆扭,更別提組成一列時毫無章法的排佈,看得他大搖其頭:「你小學嗰時啲上大人孔乙己肯定還番晒畀老師。」

  信一聽得一頭霧水:「???咩咩大人呀話?」

  「上大人孔乙己、描紅簿!你係咪響香港讀書架?」

  「描紅……啊你講寫毛筆字嗰啲?求其油到唔見紅色就得架啦!」

  忍不住拿支票本往對方頭上巴了一記:「我記得哥哥響書畫上嘅造詣都唔差,都唔知佢點容忍你呢種不肖門生嘅。」

  「佢日理萬機,邊管得我咁多吖。」被巴的人不以為然倒了碗湯:「細個曳,都仲會打會鬧,到大啲逃學打交佢已經行放任政策,就睇我幾時會瀬野而自動自覺躝番去。

  卒之見過鬼曉怕黑,咪死死地氣番嚟跟佢學渣數囉。

  你知我哋盤生意最緊要唔好畀外人知,手字寫到得自己明仲好添,到家陣要見人就認真頭痕。」

  「難怪你要練字……見你咁有決心,我就指點你一二──金筆拎嚟。

  首先,硬筆書法係用鋼筆寫,而唔係鉛筆。

  第二,入門應該學楷書,行書等你練好咗楷書再講。」十二少將飽受摧殘的字帖送進廢紙簍,示意信一讓座。

  「咁楷書睇落好薯吖嘛……」

  「薯你個頭,未學行先學走。」在田格紙上起了橫、豎、撇、捺、點等的字頭,十二少續道:「第三,練字之前要練好筆劃,大原則係橫平豎直,其他──自己執生。」「吓!?冇架喇!?」「咪儳亂歌柄,聽我講埋先。」

  「第四,平時讀多啲名家嘅帖,或者你響出面見到嘅對聯、招牌都可以參詳一吓──唔好忽略呢一點,死寫爛寫冇用,仲要領略前人點寫,然後化為己用,咁先易有進步。」

  「最後,唔係一味快就寫到行書。」不緊不慢地寫了兩行,正是信一糾纏了良久的千字文:「行筆要分輕重緩急、張弛有度,寫出嚟嘅字至有靈氣。」十二少擱起筆,偏頭問信一:「仲有冇問題?」

  「有!你手字係點練出嚟、練左幾耐?」

  「無他,惟手熟矣。」他故作高深的一笑,就差沒拿把摺扇出來搖兩搖:「往時師父將啲戲單同帖全部都交畀我寫,話晒代表住全個班嘅牌頭喎,幾唔掂都要寫到掂啦。

  言歸正傳,練基礎嘅呢叠筆劃最少每日各寫一張、要速成嘅我另外整多叠數字畀你。家陣最迫切要見人都係開票咋嘛?」「呀、仲有寫情信!」「……咁你都係練多一百年先。」
  
  默默整理好桌面轉身走人,臨出門前就拋下了一句:「聽講用地拖響地下寫都練到,你可以試吓。」

  於是說錯話的某人只得望門興嘆。

  



  然後這是後話。

  據知情人士透露,龍X娛樂集團總裁最近經常對著幾張寫滿字的紙在神經兮兮地傻笑,而該知情人士表示每每看見此情景都很想揍他一頓。

  而這是後話的後話。

  十二少:「地拖練字?一般嚟講係畀進階玩家練嘅,不過見佢拖地拖得咁開心點解要拆穿啫?阿仔甩咁多毛要掃好煩架嘛。」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