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信十二 流年(十)

  對門面上下左右審視了一番,信一向十二少投以一個疑問的眼神:「就係呢度?」

  指指門牌一副「你不識字的嗎自己看啊」的臉孔看著信一,後者手一攤說道:「地段就唔錯嘞,只可惜裝修又舊又庸俗,門口又冇靚女,畀我經過都唔入去啦。」
  
  信一一語道破了導致店子乏人問津的外在因素,原來生意差還不只是內部問題?在十二少眼中還過得去的這家店子光外表就被信一批得一文不值,他皮笑肉不笑地問:「唔知藍老闆仲有咩高見?」

  「高見就唔敢當,睇埋入面再講?梁老闆有請。」信一學著對方的語氣應道。
  
  眼看這店面子上尚且如此,信一也沒指望過裏子會好到哪裏去。在各大夜場縱橫多年的藍大老闆像逛自家後院般熟悉,只是他一邊看一邊搖頭咂嘴,腳步愈來愈快;要不是沿路還得應付見獵心喜的舞小姐們,恐怕他花的時間會更短。 好不容易從女人堆中脫身,他一把拉走全程袖手旁觀的十二少,逃命似的離開。直到抵達十二少家之前他都一直碎碎念著這裏不行哪兒不妥,煩得十二少真想找東西堵住他的嘴。

  從書房拿出一叠帳本合同丟……不,放到信一面前,十二少翹起二郎腿消遣他:「乜走得咁狼狽啊藍老闆?」

  隨手拿起帳本來翻閱,「唉,你嗰度啲囡囡太唔得嘞──唔係話佢地醜樣,之但係做服務業點可以揀客人架?見我靚仔就一窩蜂湧埋嚟,冷落晒其他客——此其一;燈光太猛音響太嘈包廂太細,冇厘情調——此其二;而第三呢——」「唔?」「佢地老細塊面太黑。」

  「邊似得你對住個個都烚熟狗頭咁款。」馬上沉下臉,看著信一遊刃有餘的態度他就來氣。要生性嚴謹的十二少經營這種燈紅酒綠的煙花之地,根本像讓和尚煮葷菜一樣別扭……咳嗯,反正就是那個意思。

  「講番轉頭,你話佢哋點搞事啊話?」沒有正面回應他,信一突然又轉移了話題。

  「十足虎青啲嗱渣嘢,跳電壞冷氣放蛇蟲鼠蟻乜都有齊,又要互扯貓尾捉唔到人揹飛……再忍佢我就真係食得屎。」
  
  「條騎呢蘇認真冇好帶挈,賣左鹹鴨蛋仲有蘇州屎要人執……呢壇嘢畀我處理,你唔駛出手。」

  「係至好講。」

  商討好大致的分工,信一又條列了打算如何裝潢店面。十二少讓他全權負責,沒發表甚麼意見,唯獨是看見開支預算時懷疑過他是不是少寫了一個零。

  接下來店子整頓了三天,第四天為正式宣佈龍城入股辦了場流水宴。十二少向來不喜歡應酬,主持完重新開張的儀式,又敬了一巡酒便提早離席。信一在最尾一間包廂尋到他,「你攰就番去先啦,我仲有下場。」「喂咪走住、有嘢問你,頭先啲酒……」「唔啱飲?下次換鐵觀音嘞。」朝他眨眨眼,信一又回到外面繼續他的第二輪。

  宴席上敬酒的環節在所難免,十二少本來打算硬著頭皮就上了,誰知入喉的竟不是烈酒,而是微溫的茶。雖說茶涼了會帶澀味,但總比被酒嗆死為好……一巡下來,旁人還道自己海量,至於事實是如何卻只有他倆明暸了。

  信一的體貼讓他省了打車回去的麻煩。十二少經過大廳時見信一在手下的席間有說有笑,沒來由的有點不是味兒。扭頭往外走去,那傢伙要怎麼樣也與他無關,別出甚麼紕漏就成。

  自來熟的信一很快就跟虎青以前的部下打成一片,勾肩搭背的好不親熱。趁他們酒酣耳熱之際,信一乘機套話:「呢度人少少唔、嗝、怕講,做乜係都鍾意同十二少過唔去嘅啫?」人群中有個大漢突然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佢……我哋大佬……還番個大佬畀我嗚嗚……」

  信一不禁愕然,怎地虎青這廝也有如此忠心的部下?

  桌子另一頭有人插嘴,「其實虎青哥對我哋好好架,從來都唔會虧待我哋,有筍嘢一定大家分……佢只係睇中咗Tiger個女啫……」「虎青哥唔靚仔,但人哋話靚仔冇本心,邊會似佢咁長情喎……」

  「十二少夠待你哋不薄咯,你哋大佬都去咗,跟十二少點都好過同佢作對吖,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嘛~」

  方才那大漢止住了淚水開口,「我哋唔係唔知,但心裏面硬係有條刺頂住頂住,食碗面反碗底咁衰仔……」

  「家陣當畀面我信一哥,得唔得?如果有人敬酒唔飲偏要飲罰酒……」半瞇起眼,「聽日開始加場本地人妖騷大家應該冇意見?」

  在場的漢子們外型都跟虎青相去不遠,聽出信一話裏的要脅俱背脊發涼,拜託,別開玩笑了,這……能看嗎?

  掂量著自己鬥不過信一這老奸巨猾的狐狸,發話的人摸摸鼻子低頭坐下,面子攸關啊!義氣甚麼的還是先放一旁吧。

  見領頭的收韁,其他人也不好再說甚麼,紛紛回席,這事便算作擺平了。

  在灣仔忙活了幾天,信一又回復往常在城裏的工作。忘了報告那天「杯酒釋兵權」的事,十二少只覺這陣子平靜得不尋常,心裏忐忑著撥號給信一:「喂,班友似乎唔多妥喎。」「點唔妥法?」「……乖得過份。」嘿嘿地笑了兩聲,「信一哥我何許人也,一出手就搞掂晒啦!」

  瞬間很想砸話筒,卻抵不過好奇心的誘惑:「你做過咩嚟 。」「天機不可……」「講,定唔講?」凡對上他,十二少總不大控制得住自己的脾氣。

  「我只不過講咗句邊個再搞事就捉去人妖騷啫……」「噗。」這種不入流的恐嚇方式怕只有信一才想得出來,聽到的人大概臉都綠了吧?「咪搞到我個場唔三唔四,佢班友扮人妖盞趕客。」

  信一卻咂咂舌,「十二少有所不知,佢哋出嚟行咗咁耐實唔少仇家,到時大把人等住睇馬騮戲啊~」

  「照咁講,龍城幫主藍信一先生親自出馬應該非常旺場?」

  「當然,不過又未必比得上架勢堂十二少咁受歡迎。」信一臉皮厚似城牆,還不忘給對方也扣了頂帽子。

  意識到這話題繼續下去於自己大大不妙,那傢伙不要臉可自己還要!既然弄清楚了發生何事,十二少便不再跟他糾纏,「咁過獎啊?好啦冇嘢喇,係咁。」

  掛上電話,他不得不承認信一在處理人事方面確是比他在行,讓他入股這決定似乎是沒錯了。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