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信十二 流年(十九)

  吃飽的小傢伙開始不安份地蠢蠢欲動,十二少不敢太用力按住牠,被牠鑽空子溜了開去。貓兒一下子躍到旁邊的矮櫃頂,爪子一扒掃落幾張紙張,轉頭又跳上了書架。書架每一層都塞得滿當當的,根本沒讓牠落腳的餘地,於是便形成了一副小貓兩爪巴在書架上緩緩滑落的情景,仔細一看還能發現附近的書脊上有不少類似的斑駁痕跡。十二少被牠鬧得哭笑不得,手一撈將牠帶回懷中,輕拍牠的頭以示警誡。

  轉頭看見案上放著剛才掉落的紙張,邊緣有點泛黃的油印紙不像文件,倒像告示一類的。好奇地翻了翻——紙上的畫像,不是自己又是誰?

  虎青原本張貼在廟街,用作詆毀自己的街招被整齊地裁去了帶文字的下半截,一張張的看下去,每個「自己」都被畫成了不同的花臉:有擠眉弄眼的,也有橫眉豎目的。其中一張角落有些淺淺的筆跡,像是畫過甚麼又擦去了一般,十二少嘗試尋找些端倪,忽聽「咔嚓」一聲伴隨刺眼的白光閃過,眨了眨眼後發現剛洗完澡的某人正擺弄著一台照相機。

  「你仲留住啲街招做乜鬼?」既然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十二少便乾脆問對方。

  將還在緩緩顯影的相紙搧了幾下,笑道,「我話過幫你畫過批靚啲架嘛。」

  「咁嘅質素都係免喇。」沒想到一句玩笑話他竟還放在心上。

  拿了支簽字筆在照片上撇了幾個字放到十二少手上,「哪,拎住。」「……?」

  邊上龍飛鳳舞地寫著「阿仔滿月快樂」的照片裏是自己抱住小貓的畫面。跟牠相處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的一段時間,今天還是頭一遭乖乖地讓自己碰觸,這可真是個值得記念的日子。

  摸摸褲袋才想起身上還穿著借來的衣服,帶點不情願地將照片遞回給對方:「幫我保管住先,我走嗰時會問你攞番架。」看信一隨手就將它壓到玻璃桌面下,十二少才發現那裏已經有很多張類似的照片。

  謀殺最多底片的自然是受盡寵愛的「龍城第一貓」,他卻沒想到自己也有出現在上頭,信一的反而一張也沒有。信一說這種寶麗萊照相機有個缺點就是拍不到自己,十二少想了想,著他抱好貓兒,自己拿了相機過去給他們「咔嚓」──於是桌面下就多了第一張信一跟他「兒子」的合照,靠在十二少那張旁邊頗有點全家福的味道。

  托高小傢伙往十二少臉上「啾」了一記,「咪仔話多謝你喎。」信一已看穿了他對小動物沒轍。「……痴線。」在他的字典裏沒有比這更適合信一的形容詞。

  安頓好不太適應新環境的貓兒,信一搬出一床薄毯自動自發去當「廳長」,將臥室讓給十二少。看他屈就於窄小的沙發,總覺得沒法心安理得地霸佔他的地方,「喂 ,」十二少低聲喚信一,「我瞓梳化就得。」

  「你想同我一齊做廳長啊?」信一拍拍身邊的位子調笑道,「你瞓梳化,我就瞓地下。呢個係我嘅待客之道。」

  被他一招以退為進堵住了話頭,十二少默默地關了燈進房。試問信一何嘗不想拉近他倆的距離?然而若再次擦槍走火,這回可沒有甚麼藉口可以擋駕。在對方尚未釐清對自己感覺的當下,進展得太快恐怕造成反效果,與其看得到吃不到,信一便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



  難得可以不受干擾地睡到自然醒,十二少滿足地舒展四肢──胸口怎麼悶悶的,甚麼東西……睜眼一看,原來是貓兒睡了在自己身上,敢情是把自己當成了人肉墊子。信一在書房見不到貓兒一路尋到臥室來,酸溜溜地說了句兒子還未陪自己睡過倒讓你搶先了,十二少一派你能奈我何的架勢側躺在床上,輕撫著小傢伙的背說要不服氣你也來啊?

  ──然後信一就真的撲上去了。

  抓住十二少的足踝一拖將他放倒,硬吃了他幾記踢腿的同時伸出魔爪搔他的腳底,十二少耐不住這種折磨,笑得幾乎脫力。他掙扎著救回自己的腳後施展三十二路小擒拿,將信一雙手反折在背後,對方卻趁他勁道未用實前使了一招金蟬脫殼──襯衣一褪一翻反而纏到了自己腕間,霎時間解不開來。邊後悔不該對這混球放水邊想用腳上功夫扳回一成,但他忘了考慮床褥的彈性,找不到著力點之餘也失了重心,下一刻頭頸已被巧妙地按到了對方的胸口──以一種曖昧無比的方式。

  「阿仔陪咗你瞓,你陪番我瞓,一人一次當無數嘞。」信一光裸的胸膛隨著說話微微震動,剛才被他們扭打嚇跑的罪魁禍首大模斯樣地踱步回來,在十二少臂彎裏找了個舒服的位子躺下。被這一人一貓夾成三文治的十二少有氣無處撒,用力甩掉手上的桎梏起身下床,任由貓兒從自己身上滾落,對某人的輕笑聲充耳不聞,徑自往陽台走去。

  雨後的涼意自腳下的瓷磚滲上來,十二少打了一個激靈,雙腳交替在另一腳背上蹭暖了再行尋找自己的衣服。「你套衫褲最快晾到今晚先乾到,隔離條底橫你高興咪拎走先囉。」信一慵懶的聲音由屋裏傳來。城寨獨特的密集建築讓陽光難以穿透,濕氣困在城內久久不散,這裏已是日照及通風較好的區域,但與城外相比仍是有一段差距。

  信一打開衣櫃,裏頭清一色的都是襯衣西褲,拿了幾件往十二少身上比了比,不是太寬就是太長。多虧阿鬼有把他年少時的衣褲留著,十二少湊合一下還能穿。褲頭鬆了點拿腰帶勒一勒就成,袖子長了些也讓信一給摺起了,可是鞋子──

  趿拉著過大的拖鞋踩了信一一腳,說你這人長那麼大隻幹嘛呢,信一說他遮風擋雨一級棒,馬上就被質疑要擋得了雨昨天哪來的兩隻落湯雞,信一說好吧是擋不了雨那遮風總成吧你看這裏有風不?十二少沉默一秒後敲他的頭說現在遮風的是城寨不是你!然後為著自己在這種沒營養的話題上跟他較真而笑了。果然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智商就會直線下降啊……

  有一下沒一下地攪著碗裏的薑湯湯圓,這傢伙,要是金盆洗手的話還能當個廚子吧?舀起一個放進嘴裏,軟糯的丸子溫熱了他的舌尖,溫熱了他的胃,也溫熱了……他的心。

  十二少忽然有種感覺,他大概沒法再像第一次來時走得那麼灑脫了。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