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信十二 流年(二)

  四子初次同堂聚首,面對稱霸一方的大老闆多少有所顧忌,未敢妄動。

  眼角餘光瞥見十二少,大老闆竟露出驚喜的神色:「十二仔,你幫我定幫洛仔?」

  …………………………………………
  一致認為那人是傻的,多說無益,信一首先發難。
  不若方才僥倖得手,甫動手已被鐵拳掃到一旁,身驅重重的撞上牆壁。

  十二少與吉祥各持長刀兩面夾攻,卻被赤手空拳的大老闆輕易擋開,雙雙倒地。

  洛軍以拳拼拳,亦難以匹敵,筋骨被震得咯咯作響。

  輪番上陣,不論使刀的,用拳的,近身肉搏的,俱未能傷其半分。

  然而大老闆愈戰愈勇,先後轟退四人,其中十二少及吉祥更遭重創。

  不服輸的信一復又撲上,惟雙方力量懸殊,頃刻間兵器脫手,大老闆當胸一拳將其擊至吐血。

  目睹仗義助己的好兄弟接連倒下,洛軍火冒三丈,提氣便往大老闆腹側狠狠打去,可對方豈會輕易讓他得手?力拔山河的一個肘擊幾乎將洛軍的左臂給廢掉。

  大老闆正欲趁勢轟碎他口中「忤逆種」的天靈蓋,忽地手腕感到一股外力,竟自動彈不得。低頭一看,來人光以三根手指輕輕巧巧地扣住他脈門,心一驚,當今世上能有此等實力之人不多,且身處於城寨內的……

  一襲青色長衫,面如冠玉,劍眉星目,正是他忌憚了足足廿載的人──龍捲風。

  難以置信眼前的文弱書生便是自己多年的宿敵,但身體早已「記得」必須懼怕此人,渾身止不住的發抖。
  咬咬牙下定決心破除這如影隨形的夢魘,大老闆勁道集中在右手,全力打出剛猛的一拳──

  靈動如風地側身讓過,單手施四兩撥千斤之法將對方的力道悉數奉還,排山倒海的使得大老闆跌出數丈之遙。
  此時惟他才有資格迎戰大老闆,便喚信一洛軍等人解決其他暴力團的爪牙。



  分別領著十二少與吉祥,信一與洛軍的想法不謀而合:「身為城寨嘅人有義務照顧嚟幫手嘅朋友!」
  於是自然而然地分成兩組,即使兩兩走散了也不致迷路。

  雖身負重傷仍不忘鬥嘴,信一跟十二少大概是槓上了,諸如誰應領先誰該斷後的小事也能吵個不亦樂乎。本來洛軍吉祥也嘗試過勸架,卻發現無論說了甚麼於他們都像馬耳東風,漸漸便放棄了。奇的是當被大批人馬包抄的時候,兩人都像性情大變似的,竟會背靠背聯袂殺敵,合拍程度教人大跌眼鏡。

  在烈火熊熊中一番廝殺,任誰都擋不住四人如狼似虎的攻勢,怒火比身後燃燒的火焰更為熾熱,就連求饒的機會也不留給敵人。
  解決了活的,眼下還有別的危機要處理。作為背景的火焰看著是好看,任其蔓延下去後果卻不堪設想。同心合力打水救火,感覺竟比殺人更費勁──或許是最大的威脅暫時解除,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的後果吧。


  並排坐在水池邊稍歇,忽地又生變故。「轟!」的一聲巨響,一物從旁飛出,沿著面前的大井街筆直地飛過,至跨越龍津道撞到對面店鋪的捲閘才停下。

  定睛一看,飛出之物竟是與他們惡鬥了多時的——大老闆。

  敞開的胸口嵌著深深的拳印,方才還所向披靡的大老闆恍如鬥敗的公雞,頹然坐在原地猛喘大氣。

  哥哥不緊不慢地步出,叱令大老闆滾出城寨。即使退隱多年,其君臨天下的氣勢仍不減半分。
  趕走了暴力團,應付完條子,他吩咐信一與洛軍處理好善後工作便往冰室尋他。


  先送走架勢堂二人,信一與洛軍回到冰室,驚見哥哥不住咳血,瘀黑的血水顯示著他的情況並不尋常。

  吸一口信一遞上的香煙,哥哥苦笑著向他們坦白:適才打退大老闆的一擊全是迴光返照的表現,自己這副身驅已達強弩之末,過不多時便會撒手西歸……只想趁此機會盡最後的努力,助他們保護城寨。

  囑託洛軍代自己出戰大老闆,得到對方應允後頗感欣慰地點了點頭;知道他對藍男癡心一片,又吩咐他好好照顧自己這塊心頭肉。

  然後著信一上前。

  與跟隨自己多年的信一早已情同父子,因此對他總有較多的期許。鄭重的將幫會信物「龍頭棍」交予信一,今後他便是龍城幫三萬門生的領頭人,雖早有此打算,卻萬沒想到這天會提早許多來臨。

  沉吟半刻,哥哥緩緩道出一個故事──


  廿年前,大老闆野心勃勃意圖一統江湖,本來龍捲風不欲插手,但大老闆竟派人砸了龍城幫的場子,作龍頭的豈能坐視不理?兩幫大戰了三月餘,龍城一方佔盡上風。然而龍捲風正欲乘勝追擊之際,愛妻突然急病發作,為了陪伴她剩下的日子,他毅然退隱,不再理江湖事。只是這樣一來,便遺下了大老闆這禍根。


  除了警告他們提防大老闆外,哥哥提起這段往事還別有深意。

  「阿洛,雖然呢仗非打不可,但我希望你亦要好好為自己同藍男將來打算,咪學似我咁浪費噤多同欣欣相處嘅光陰。今日唔知聽日事,到失去先識珍惜就太遲。總之萬事小心為上,唔好要藍男為你擔心。」

  「信仔,咪以為你未有意中人就事不關己,緣份要嚟邊個都擋唔住。況且坐得呢個位,一定成日有人想對付你,郁你唔到就會郁你女人,冇番咁上下本事千祈唔好拖累人哋。」

  語重深長地叮嚀完,哥哥尚有一事未了。

  他念著洛軍是塊練武的好料子,只可惜不懂善用自身的天賦,便欲以內力幫他強行打通任督二脈。
  真氣貫入銀針往胸前穴道一個接一個刺去,洛軍死咬牙關強忍著,待得任脈刺完,便到背門的督脈。深入骨髓的長針帶來的痛楚比方才翻了數倍,遠非常人能承受,連阿柒也捱不過這一關,洛軍卻堅持下來了。
  髮際冷汗直冒,哥哥強提精神,全力施為──可就在還餘兩針的當下,洛軍終究熬不過,一口真氣皆盡洩出。

  耗光最後的真氣,油盡燈枯的隱世梟雄就此──別矣紅塵!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