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忠告市民:吸煙危害健康

so....下收啦






  這晚的龍城幫總部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當中,一眾兄弟眼冒綠光地死盯著電視機,異口同聲地罵娘──信一甫踏出帳房看到這般光景,掐指一算又好像不是球賽的日子,便扒開人群上前查看情況──

  「……禁煙條例將於今晚午夜十二時起生效,違例者會……」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也難怪,他手下的兄弟來自三教九流,進幫的原因不一,彼此沒甚麼共通的話題;然而男人間的友情很簡單,一根煙、一杯酒,一下子就能成朋友了。不論做三行的還是坐辦公室的,多少都會抽上幾根;起初只是種習慣,後來都變成了癮。雖說法律這回事他們從未放在眼內,但控煙這樁不歸條子管,跟衛生署那幫纏人的傢伙周旋夠煩人的了。

  起初誰都以為煙不離手的他會比那群人哀嚎得更慘,他卻冷靜得教人跌破眼鏡,這背後的原因只有一個──

  他、戒、煙、了。

  第一次抽煙是他十多歲時的事。硬盒紅萬。偷的。

  那年頭煙草廣告鋪天蓋地,香煙被包裝成帥氣成熟的象徵,沒抽過就遜斃了。以信一為首的幾個反叛期的渾小子被惹得心癢癢,他們的頭兒便自告奮勇說給大家弄一包來嚐嚐鮮。

  趁著哥哥外出的時候摸黑溜進書房,拉開從不落鎖的抽屜──因為哥哥說對自家人不需要有秘密──裏頭零散地躺著幾包香煙,正是廣告賣得最紅火的萬寶路。他摸了包塞進後褲袋,看看另一包開過封的,又順手多取了一根。

  坐上案前的皮椅,仿照他家大家長的樣子叼起煙,拿打火機的手卻抖得不像話,讓他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能把煙點著。橙紅色的火光隨著呼吸一明一滅;透過濾嘴抽進的煙較預期中易入口一些,在肺部淺淺的穿梭一遍復又呼出,留下一股淡淡的餘韻──這,就是所謂大人的滋味嗎?辛辣中帶點苦澀、迷醉中透著壓抑,算不上多好的味道,伴著做壞事的刺激感卻教少年亢奮莫名。

  半枕在臂上盯著指間的亮光發呆,雖然嘴上不說,但他一直憧憬著那堅如磐石、又柔韌似水的男人。有著率領萬人的才能,卻一點架子都沒有,讓人不禁想親近他、倚靠他。

  想要成為像他那樣的人。

  抽著一樣的煙,也許就能藉此多接近他一些罷。

  「咳嗯。」

  一聲輕咳,把魂遊太虛的少年給嚇了一大跳。他趕忙起身坐好,咬在嘴裏的煙屁股卻沒顧上拿下來,雙手也不知該往哪兒放,頓時急出了一頭大汗。

  男人沒說甚麼,只淡然一笑,就著少年尚未熄滅的煙頭借了個火。一縷青煙升起,他徐徐吸一口又吐了個煙圈,問道:「感覺如何?」

  被當場抓包卻沒等到應得的處罰,男人的舉動更令他手足無措;不自在地往後挪了挪,捻熄了咬出一圈齒痕的半截煙才囁囁嚅嚅的開口:「呃……還好啦……」明明就不大受得了,年少的他卻偏要逞強。

  哥哥朝他伸出手,少年以為要挨打便提前閉上了眼睛,怎料對方只搔亂了他的一頭短髮,問了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信仔,知唔知萬寶路個名有咩意思?」

  他搖頭。別說意思,他連那串英文都拼不全啊。

  發問的人有點落寞地做了個手勢遣他離開,從半闔的門扉間傳來若有似無的低嘆:「……似乎……太早……」

  直到很多年後,他才懂了那個男人的用意。男人最後一次向自己要煙抽時,恐怕就是想說這回事吧?Marlboro, 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 永遠失去了愛人的他懷緬著逝去的愛情,遊戲人生的他則希望得到屬於自己的一段羅曼史。但後來他卻領悟到──真正的愛情根本不需要羅曼蒂克,也毋須刻意去記起,因為早已深入骨血,成為了本能。

  而那騙人的東西,丟棄了也罷。



  番外

  有個男人,以戒煙為名老是要搶另一個男人咬過的竹籤。

  然後有好一段日子那個男人沒再咬過竹籤,你再搶啊?

  所以宣稱自己嘴癢的男人轉而咬人。

  後來,煙戒了,卻不是因為竹籤。

  而是因為煙盒上的一句話──吸煙引致陽萎

  於是,咬竹籤的繼續咬竹籤,咬人的也繼續咬人。

  可喜可賀啊可喜可賀啊。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