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與海。(上)

  「~又越過高山呀又越過谷!忍~」

  「韋小吉,呢度冇山亦都冇谷架。」  

  「唏,唱歌之嘛!~忍者身體似飛──」

  「似咩都好,你可唔可以細聲d……」

  一身標準Ka..不,Hawaiian打扮,束起了及肩棕髮的十二少,正坐在船艙的角落低頭揉著太陽穴;引吭高歌的吉祥身後跟著幾個小蘿蔔頭,隨著歌聲奔跑跳碰;剛進門的信一也是成套的花襯衫沙灘褲,他就眼見的情景皺了皺眉,徑直坐到角落那人旁邊:「唔舒服?」

  「嗯。」他順勢靠在來人身上,輕聲應了一句便開始閉目養神。

  早前某娛樂集團的老總抽風說為了犒賞下屬要搞個同樂日,於是一眾真.員工跟真.手下就分別攜家帶眷來享受公司福利。考慮到作父母的可能會惦著照顧小孩而無法放鬆,老總大人自告奮勇將帶孩子的任務包攬上身──然後委任他另一半的首席門生當保父,自己則負責監督──其他人就集團的歸集團一組,社團的歸社團一組活動。

  這天浪有點大,每當經過浪頭時的顛簸都讓十二少胸口作悶,小蘿蔔頭們倒是完全不受影響,依舊嘻嘻哈哈的笑鬧個不停。

  「真係想唔認老都唔得。」他感慨。

  「念祖都就黎有你咁高啦仲好意思唔認老?」他莞爾。

  「舅父呀,你作死還作死唔好連累我吖,唔該。」被喚作念祖的少年酷酷的開口。他一直倚在窗邊,時而拍風景時而看熱鬧,卻冷不防被人拉了下水,連忙撇清關係。

  被這兩甥舅的互動逗樂了,十二少正欲加入戰團,忽地一陣暈眩襲來,讓他臉色刷白地抿著唇直冒冷汗。「……喂,你冇嘢嘛?」方才還在耍酷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湊上前,別扭的語氣中透著關心。

  他想搖頭表示自己無礙,不料一動就止不住地乾嘔,嚇得身旁兩隻又是拍背又是遞水的,好不殷勤。

  「舅舅、哥哥,阿大大做咩事啊?」梳著羊角辮的小姑娘從吉祥身邊踏踏踏的跑過來,拉著念祖的衣角問道。

  「呃……」她哥一時反應不及。

  「冇事冇事,通常d人有咗都係咁。」她舅輕描淡寫。

  「有咗?咩有咗有咗咩呀?有bb?好嘢又有bb陪我玩!」起初沒聽懂的她想明白時表現得萬分雀躍,還飛撲到十二少身上猛蹭他的肚子。

  『陪妳玩?畀妳玩咋呱……』作兄長的暗暗腹誹。

  「bb係咪訓咗覺呀?點解佢唔郁嘅?bb、bb你應吓姐姐啦~~」小丫頭把腦袋靠在十二少肚子上,邊摸邊問道。

  玩脫了的信一表示鴨梨山大,不知該如何打圓場才好,反而是緩過氣來的十二少邊拎開她邊開了口:「妹豬,阿大大頭先係暈船浪唔舒服,咪聽妳舅舅亂講野,我而家冇事喇。」

  「吓……咁即係冇bb啊?」她聞言垮下了肩頭撅起小嘴:「但係媽咪話呢結咗婚咁耐都冇bb遲吓會做高、高……哥哥,媽咪話高咩呀話?」忘詞的陳家小公主馬上轉頭向哥哥求助。

  「高齡產婦?」直腸子的少年習慣性地回應妹妹。

  「咳、嗯。」躺槍無間斷的受害者清了清喉嚨,用無比溫柔的聲線喚到:「陳欣欣,妳想唔想睇花式跳水?」

  被點名的小女孩打了個寒顫──她這位向來和藹可親的長輩每次用這種語氣喊她全名總沒好事──只得連連點頭。

  「陳念祖,自己落去定要我幫你?」反手指指船舷,道上成名多年的人物氣勢不怒而威。

  還未等十二少最後一個字落下,少年已經逃跑似的扒了上衣衝出門跳進海裏,還不忘來個前空翻──到底是自己說錯話,早領罪便早超生。

  「嗱,我、我自己跳得喇唔駛勞煩十二少你大駕呀吓,easy easy,okay?」一邊左顧右盼一邊朝著艙門方向節節後退,信一彷彿能看見十二少的怒火正在他的笑容背後燃燒。

  「K你條命。阿鬼!」也被編進帶小孩組,一直在旁候命的阿鬼聞聲跨前擋住了艙門。「同我扔信一落山。」

  吉祥忍不住插嘴:「阿大你頭先先話完呢度冇山架喎……」

  十二少挑眉:「咁扔落海囉。記得綁實d方便回收唔好污染海洋。」

  「對唔住嘞,信一哥。」這位三朝元老自哥哥年輕時開始在龍城幫效力,現在已是幫中最德高望重的人沒有之一,加上信一某程度上也算是阿鬼帶大的,十二少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讓他動手。

  於是在某人一輪垂死掙扎之後龍城幫船隊的旗艦就多了一條長長的尾巴,拍打著粼粼碧波並不時發出:「啊哈哈哈噗嚕嚕嚕嚕嚕哈哈哈……」的詭異聲音,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未完待續)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