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做情人

嗯……內文大概是一個很黃的擦邊球……(網球嗎你#

背後注意(?)



↓↓↓↓↓↓發想出處↓↓↓↓↓↓

https://m.gamme.com.tw/1399924

↑↑↑↑這邊也是背後注意↑↑↑↑



然後下收



  「唉……」「……」

  「喂……」「……嗯?」

  「喂呀……」「有嘢就講啦。」

  「梁俊義呀……」「叫叫叫,叫乜春啫?叫春啊你?」不怎麼耐煩地反手彈了巴著沙發背的信一額頭一記,十二少復又回沙發上盤據著,正逗貓逗狗玩得不亦樂乎。

  這貓兒自然是他們家的兒子咪仔,狗兒便是平常由吉祥照料的架勢狗。想當年這兩隻剛碰面時不對盤得厲害,不是你追我跑就是互相挑釁;然而混熟了後倒是經常一起搗蛋,還學會了撒嬌爭寵,對象毫無疑問是家裏地位至高無尚的十二少。至於信一嘛……咪仔自斷奶後每天都努力學習如何當傲嬌,對牠榜樣以外的人都愛理不理;架勢狗更是從來不黏他的……所以簡單來說信一是為了得不到另一半的關注而鬧彆扭了。

  「做咩隻架勢狗又會過咗嚟架?你地架勢堂冇其他人可以養佢喇咩?」雖說十二少跟毛小孩打成一片的畫面很萌但問題是當中沒有他的位置啊!!尤其是那隻汪星人,太龐大太礙事了可惡!!

  「小吉屋企裝修,我之前又有照顧開架勢狗,咪幫手睇兩日先囉,有問題?」聳肩,他老是搞不懂對方在繞什麼彎彎腸子。

  「通常啲電影都係話男主角送咗寵物畀女主角之後就用呢件事嚟做藉口製造相處機會然後一次生兩次熟三次就大結局㗎嘛!佢咩居心先?」現職電影公司老闆的某位前.龍頭三句不離本行。

  「哦~?」饒有興味地挑起了眉,繼道:「乜呢個情節咁熟口面嘅?」

  「梗係啦,因為──」「──因為你用過吖嘛,可?」嘴角彎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讓人猜不透他真正的想法。

  信一頓時語塞:「邊係呢,哈哈,一定係你記錯頂嘞。」

  「咁佢呢,佢係咩嚟?」雙手將咪仔舉到對方面前,十二少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呃……佢咪¥★@#&*」才剛開口,便被咪仔一腳踩在嘴上,接下來的半句話也就吞回了肚子裏。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二少裝逼裝了半天終於忍不住,拍著沙發開懷大笑起來,咪仔也順勢溜走了。

  信一有點惱羞成怒,欺身上前便要吻他,豈料被對方一手推開:「咪痴埋黎呀妖,咪仔啱啱先去完廁所咋。」

  這下信一是真的生氣了。在糾結「臭小子居然用踩過廁所地板的腳踩我」與「另一半嫌棄被踩過廁所地板的腳踩過的無辜的我可是還抱著踩過廁所地板的罪魁禍首」後他選擇衝進了廁所,沒一會便傳出響亮的刷牙以及漱口聲,最後更洗起了澡來。

  待水聲停了好一會也未見人影,十二少心裏雖疑惑,卻被撲上前來的架勢狗奪去了注意力,轉眼間便被口水糊了一臉,連信一已經站到身旁也未有察覺。直到對方挪動到一個會擋到燈光的角度他才抬起頭……「呯咚。」那個誰,心跳聲有點吵啊。雖說他家這口子向來有暴露狂傾向,但在對方刻意營造的氛圍下,背光勾勒出的肌理線條分明,擦拭濕髮時水滴沿著前胸滑下直至沒入腰間的毛巾……這狀況,有點不太妙啊。

  對方顯然並未滿足於此,他抿了抿唇,骨節分明的雙手向下一勾──

  視線正前方,一個大大的立.體.狼.頭.正跟十二少大眼瞪小眼。

  ──誰來告訴他這隻疑似哈士奇的蠢貨是甚麼啊喂!!!!!

  到底該說那傢伙不會讀空氣呢還是不會讀空氣呢還是不會讀空氣呢。明明氣氛正好(咳)、還以為接下來會有更黃暴的發展(咳)、偏偏當事人還一臉無辜地瞅著他:「見你撚狗撚得好開心咁吖嘛……我估狼都差唔多嘅啫?」

  下意識地朝那「狼」的額頭彈了一記:「你個頭就差唔多!係咪傻㗎搵自己同架勢狗比!」十二少沒好氣地續道:「你點同佢比呀?架勢狗係狗黎㗎嘛,你都唔係!」

  他原意是想叫信一用不著吃架勢狗的醋,不過聽在對方耳裏又是另一番意味──信一一頭栽倒在沙發上撒撥打滾:「嗚啊你寵幸啲貓貓狗狗得架啦!
我唔做人喇,JOJO!!!!!!」

  ……是說,離婚手續怎麼辦來著?爺才不認識這貨……

  抬腳踩了踩對方的屁股:「青山醫院有門禁架,早啲番歸瞓啦。」

  他雙手掩住耳朵猛搖頭:「唔制呀唔制呀我唔要番去呀~~~~」

  十二少雙手抱胸:「咁你想點吖?」

  信一聞言馬上轉身坐起來,低頭努了努嘴:「想呵番~」

  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伸手胡亂揉了幾把:「得未?」

  對方還是不滿意:「你頭先都唔係咁嘅……」

  給這傢伙三分顏色他還開起了染坊來著?十二少冷冷一笑沒作聲,掌下動作一變,五指成梳般給那「狼」搔下巴,另一手輕輕的來回撫過「牠」的鼻子:「家陣呢?」

  「牠」馬上誠實地更抬高了頭,一副意猶未盡求撫摸的樣子。倒是信一緊繃著腹肌,不怕死地繼續耍流氓:「仲要錫錫~~」

  深深地打量了信一一會,正當後者以為自己在這回交鋒小勝一局的時候,十二少垂眸斂目,俯身親了下去──

  「咕嘟。」喉結上下一動,信一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戰戰兢兢地抬手撫上對方的髮際鬢角,指尖在耳邊頸後來回巡梭,同時卻深深皺著眉頭享受這讓人又愛又恨的罕有福利。

  即然要玩,不服輸的十二少自是跟他奉陪到底,輕啄加上法式濕吻輪番上陣,不一會作為對手的「狼犬」便口吐白沫棄甲投降。

  總覺得……好像失去了甚麼重要的東西……

  目光渙散地仰躺在沙發上,急促的喘息尚待平伏,信一不禁感嘆:「當一個悶騷唔悶嘅時候真係好恐怖……」

  沒意識到自己將不該說那句的都脫口而出,結果當然是得到一頓結實的胖揍。不過嘛,床頭打架床尾和就好。 

    

  

P.s.梳化嘅用途有好多種,但唔係個個用途都啱小朋友自己收睇⋯⋯(ry
P.p.s.另、梳化並非專為劇烈運動設計,家庭觀眾切勿模仿。
P.p.p.s.據說自從這天以後某總監多了項收集不同款式內褲的嗜好<變態
P.p.p.p.s.禍從口出呀老友。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