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寨】信十二 流年(九)

  站在架勢堂門前,身上卻只有信一家的鎖匙;十二少抬手嘗試開門,竟發現門沒鎖。

  吉祥等在大廳的沙發上徹夜未眠,一聽到鐵閘聲立刻彈起來,「阿大!」

  看著吉祥憔悴的臉,輕道:「要你擔心唔好意思。」歉然的一笑,堵住了吉祥千言萬語。再度踏進細寶的房間,自己造成的混亂已不復存在,就如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

  ——讓你看笑話了呢。
  向床頭的他微微一哂,朝陽透過隨風擺動的窗簾映在相框上,一晃一晃地似乎在回應他。

  立在窗邊沉思了一會,只覺已釋懷許多。既然目的已達到,那就別再太執著過程了,繼續消沉下去豈非要細寶走得不安心嗎。他總是默默地照顧著大家,出了甚麼事時他比那本人還要著急,人人都說他成熟了,十二少卻知道那完全是給嚇的。經過那件事後他再也見不得兄弟受傷,要是因他而起的話更會內疚個好幾天,某程度上跟自己倒是挺相像的嘛……

  抄起車匙出門,剛跨上愛車便覺不妙,尾椎的地方酸痛得他坐也坐不穩,更別提是騎車了。心裏咒罵了信一幾句,取回車座裏的隨身物品便微拐著徒步回家,幸好才幾個街口的距離,只是自己習慣以車代步而已。


  神清氣爽地回到「公司」,信一在帳房裏辦公時沒來由地打了個噴嚏,剛好被進來送文件的阿鬼見到。看著自家老大要風度不要溫度的所謂品味大搖其頭,忽地瞥見信一胸口隱約有個……牙印?乾咳了聲顧左右而言他:「信一哥保重身體,唔好同阿嫂玩太夜嘞。」慢著,哪來的嫂子?順著阿鬼的目光看去才知他指的是甚麼,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尋晚執左隻貓番嚟,畀佢咬咗兩嘢啫。」阿鬼半信半疑地四下張望,也看不到甚麼貓的影子,「唔駛望嘞,今朝已經送走咗嚕。」

  ……那你撿它回來是要幹嘛……
  反正信一是老大,這裏就他說了算,阿鬼放下文件便離開了。

  指尖劃過胸前,嫂子嗎……?聽起來不賴。

  是日信一破天荒地比平時多扣了一顆扣子,雖說招搖度沒降低多少,好歹是遮住了那個曖昧的印記。阿鬼也不是長舌之人,嫂子一事便不了了之。


  那天之後他倆並沒有特地避不見面,只是兩人各有各忙,一別已有月餘。

  這晚信一完成了尖東一帶的每月例巡,驅車回程時眼角餘光看見一道眼熟的火紅,停車一看果然是那人的座駕。心想相請不如偶遇,便往門口泊著紅色鐵馬的酒吧走去。

  輕易地在吧桌前發現他的身影,皺著眉頭拿著大哥大不知在說些甚麼。上前在他身旁的空位坐下,露出一個自認為很迷人的笑容跟他搭訕:「嗨,乜咁岩啊。」
  
  掛了電話斜眼回望他,薄唇輕啟,口型似乎在說他老套。

  向他的大哥大一努嘴:「公司有事?」「灣仔新場有人搞搞震,交帶咗小吉去處理。」
  
  灣仔……「虎青啲餘黨。」不是問句而是陳述句。挑眉,你又知道了?

  「隊冧咗虎青之後,佢啲人你點處置?」「走嘅由佢走,留嘅原場安置。」
  
  「夠人手睇住佢地架嗱?」「廢話,夠就唔會畀佢地搞到事。」
  
  「近排龍城想進駐港島,受埋我玩?」見他不語,續道:「人手我鬆動過你啵。」

  他眼下最缺的確實是人手,本來只廟街一帶的地盤還沒多大問題,但調了一些有管理能力的手足去新地盤後就有點忙不過來了。

  「四六分?」「五五啦,十二少唔會咁小氣嘅。」試探著他的底線,只求爭取一個跟對方平起平坐的機會。

  「 五五就五五,當我豪畀你。」合計著少佔幾分利也總比整天忙著處理內鬥要好。每次他們搗亂那天的生意就白做了,開業大半個月還不到一星期有正常營業過,漸漸也沒人敢來捧場。再這樣下去也只有虧本的份,信一要來幫忙分擔損失他沒道理拒絕。

  「一言為定!」牽起他的小指打了個勾,這幼稚的舉動讓十二少有點錯愕,兩個加起來過半百的人了還玩這套?

  信一笑而不語。鬆開他的手點了根煙,「詳情幾時傾?」

  「聽晚同你過去走一轉,之後上我屋企。」看見信一的笑容添了幾分曖昧的戲謔,瞪了他一眼:「諗咩衰野藍信一。」

  他一臉無辜:「冇,我諗緊做咩唔直接響番舖頭開間房傾啫。」「鬼要同你開房啊!」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聲量大得連吧桌那頭的酒保都手滑了一下。別過頭清了清喉嚨,「嗰邊人多口雜,同埋文件擺晒喺屋企。」信一裝作沒發現他過度反應的樣子,「九點去你公司接你?」又補充了一句,「我車你,慳油。」十二少隨口便答應了下來,可別說最近汽油還真挺貴。


  比平常完成工作的時間早了些許,還有空檔沏了壼茶等他過來,十二少想想自己也很久沒試過這樣悠閒地品茶了。瞄了瞄案上的座鐘:八點五十九分。起身出外,發現信一已等在車子旁,地上還有半截煙頭。

  「等咗好耐?」「一陣啫。」「你可以打畀我。」「阻住你做嘢唔好嘛,你而家咪出咗嚟囉?」

  沒再跟他爭辯,告訴他地址後便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忽地胸前一股壓迫感讓他反射性地睜眼,竟看見信一放大了的側臉正在眼前。注意到他的動靜,信一完成手上的動作後退回駕駛座,「唔扣安全帶會畀龜逗架。」說著也扣上了自己的,一切彷彿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十二少大概作夢也想不到,所謂龍城進駐港島的決定只是信一一時的心血來潮,他事前根本沒這打算。然而信一相信以自己的手腕,經營區區一個夜場有何難度?再者龍城娛樂擴充業務也只是早晚的事,有現成的跳板那就絕對不要跟他客氣,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信一跟自己說這只是在商言商,才不是甚麼私心……大概吧。

Topic : 九龍城寨
Genre : Anime/Manga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Plurk
Profile

綾

Author:綾
Welcome to FC2!

天窗專頁
綾度空間
pixiv
Link
Category
Latest journals
Monthly archive
FC2 Counter
Search form
Friend request form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this user.